说说语文教学流

说说语文教学流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语文教学流,是就课堂教学进程来说的。一堂语文课,随时间而流动,其教学板块之间、教学环节之间、教学细节之间都应当是有机的,彼此联系的,而不是割裂的,互不相干的,顺畅而不凝滞。

下面举梁实秋先生的《北平年景》。

这篇散文可按“景——味——情”的思路展开,形成一条课堂教学流。

具体来说,先由“年”到“年景”到“北平年景”,解决“观景”任务。

“年”:最早的写法是一个人背负成熟的禾的形象,表示庄稼成熟,即“年成”。

“年景”:指过年的景象。

“北平年景”:指梁实秋先生在2至7段所描述的北平过年景象,包括:

1、“大擦洗”“备年货”“置新衣”——年前准备

2、“祭祖先”“吃年菜(饭)”“煮饽饽”

“踩岁”“辞岁”“压岁” ——年中琐事

3、“道新禧”“贴对联”“贴年画”

“人挤人,人看人”——新正热闹

4、军阀哗变——惊人年景

这三个教学细节,是关联且流动着的。(导入快,迅速进入散文主体内容)

再品这“年景”中的“味”:

1、家乡味(京味):

(1)风物味:表现在“粗细杂拌儿”“煮饽饽”“豆汁儿”上;

(2)人情味:“除夕宵夜的那一顿,其中一只要放进一块银币……家里有老祖母的,年年是她老人家幸运的一口咬到”“唯有到了过年时节(孩子)可以沐恩解禁,任意的作孩子状”“睡前给大人请安,是为辞岁”“大人摸出点什么作为赏赍,是为‘压岁’”。

(3)文化味:如年前“大擦洗”“备年货”“置新衣”;又如“祭祖”“吃年饭”;再如除夕踩芝麻秸儿,又如“新正不准说丧气话,见面道一声“新禧”等;最后如上街看热闹。

(4)京腔京韵:“喝豆汁儿,就咸菜儿,琉璃喇叭大沙雁儿”。

2、调侃味(牢骚味)

“家中大小,出出进进,如中风魔。”

“这时节孝了贤孙叩头如捣蒜,其实亦不知所为何来,慎终追远的意思不能说没有,不过大家忙的是上供,拈香,点烛,磕头,紧接着是撤供,围着吃年夜饭,来不及慎终追远。”

“年菜是标准化了的,家家一律。”

“年菜非囤集不可,结果是年菜等于剩菜,吃倒了胃口而后已。”

“从初一至少到初三,顿顿煮饽饽,直把人吃得头昏脑涨。这种疲劳填充的方法颇有道理,可以使你长期的不敢再对煮饽饽妄动食指。”

“墙上本来不大干净的,还可以贴上几张年画,什么‘招财进宝’,‘肥猪拱门’,都可以收补壁之效。自己心中想要获得的,写出来画出来贴在墙上,俯仰之间仿佛如意算盘业已实现了!”

“过年则几乎家家开赌……这是唯一的家庭娱乐。”“还有我们自以为值得骄傲的可与火箭媲美的“旗火”,从除夕到天亮彻夜不绝。”

“里面常是锣鼓齐鸣,狂擂乱敲,无板无眼”“凡是有大姑娘小媳妇出动的地方就有更多的毛头小伙子乱钻乱挤。于是厂甸挤得水泄不通,海王村里除了几个露天茶座坐着几个直流鼻涕的小孩之外并没有什么可看”

(由“年景”到“年味”,两个板块之间,由“年”连接,但已经深了一步,更有意义的是为学生“析情”提供了发现与探究的天地。第一个发现,前后年景并不和谐,为何放在一起?第二个发现,梁实秋先生为何会对北京年景有着幽默与调侃)

最后是“析情”。解决这篇散文主旨问题。

“析情”,析是的梁实秋先生在《北平年景》中所要表达的感情。

其一,离乡之痛,家散之伤。表现在首段:

“过年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羁旅凄凉,到了年下只有长吁短叹的份儿,还能有半点欢乐的心情?而所谓家,至少要有老小二代,若是上无双亲,下无儿女,只剩下伉俪一对,大眼瞪小眼,相敬如宾,还能制造什么过年的气氛?北平远在天边,徒萦梦想,童时过年风景,尚可回忆一二。”(加粗的词语和两个表否定的问句,是探究的重点,可结合梁实秋先生人生遭遇和家庭变故来进行)

其二,故土之思

曾经有些不甚满意甚或有厌倦的北平年景,那么多年过去,还回忆得这么真切,还回忆得这么细致,更表现出一个老北京对故土的深挚情感。曾经的“牢骚”变成了今日回想的蜜甜。

其三,家国之忧

曾经的北平,本该是太平之年,却出现袁世凯唆使的军阀哗变,造成民不安宁的局面。看来,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年。和平是人们心里永远的希望!

这样的三个教学板块形成的自然的教学流,引领学生高质有效地完成了散文的阅读赏析任务。

由此可见,语文教学流不是简单形成的,其中有着语文教师的教学匠心和思维智慧,其中对文本的解读和对课堂的把握都是相当关键的!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