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情感理解关键在于细节

古诗词情感理解关键在于细节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我国古诗词,情感深挚、绵长、丰富、多变,要理解,关键在于细节。

一是内容方面的细节:

1、奇词怪句

就词句来说,诗人、词人选词造句,往往与表达感情是联系在一起的。有时,为了表达情感,在词句选用与安排上就显得特别。

一种情况是改变词性。

如南北朝何逊的《临行与故游夜别》“夜雨滴空阶,晓灯暗离室”中的“暗”,唐朝王维的《过香积寺》“日色冷青松”中的“冷”,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中的“空”,王昌龄的《同从弟销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清辉淡水木,演漾在窗戶”中的“淡”,宋代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中的“红”“绿”,周邦彦的《满庭芳》“风老莺雏,雨肥梅子”中的“老”“肥”等。这些词在诗中都是活用。

诗人、词人为何活用,就是为了表达情感。

一个“暗”字,既是写“室”变暗了,更是写人的心变“暗”(黯然神伤)了,茫茫夜色,点点细雨,淡淡灯光,给这故游夜别的场面笼罩上一片浓重的感伤色彩。故游不堪离恨苦,更何况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离别在即,于是面面相觑,悲不自胜,不禁为之罢席,这个“暗”字,表达出无限离别深情,深化了离别时的依恋难舍。

一个“冷”字,写出了日光的寒意:夕阳西下,昏黄的余晖涂抹在一片幽深的松林上,绘出了夕阳余晖的微弱;写出了诗人涉荒穿幽所到环境的深僻。借泉声的幽咽和日色的凄冷,渲染山寺远离世间烟火、俗人难以接近的氛围。而这些都为了表现诗人心中的恬静心境和静穆境界。

一个“空”字,变形容词为动词,“使……空”,写人心对潭影而空,既表达了诗人宁静的内心感受,也隐约流露了对现实的愤慨和反感。

一个“淡”字,写出了月光淡淡地泻在水上和树上,是诗人对“月”的玩味,最终是玩月思友,由月忆人。感慨清光依旧、人生聚散无常。

一“红”一“绿”,将春光渐渐消逝于初夏的来临中这个过程充分表现了出来。这是时序的暗示。细加辨味,芭蕉叶绿,樱桃果红,花落花开,回黄转绿,大自然一切可以年年如此,衰而盛,盛而衰,可是人呢?绿肥红瘦对人来说意味着青春不再,盛世难逢。再进一步推去,家国呢?一旦破败,还能重见么?

“老”字、“肥”字皆以形容词作动词用,极其生动。表明莺雏已经长成,梅子亦均结实。这是词人在无想山所见的景物之美,可如此美好的初夏景色,难掩词人内心的羁旅愁怀、飘流之哀。

一种情况就是改变词序。

诗人、词人改变词序是为了合律,我们在理解诗句时就要还原为正常语序。

如唐代诗人崔颢的《黄鹤楼》中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正常的语序当是:“晴川汉阳树历历,鹦鹉洲芳草萋萋”,意思是“汉阳晴川阁的碧树历历在目,鹦鹉洲的芳草长得密密稠稠”。

又如杜甫《月夜》中的“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实际上“香雾湿云鬟,清辉寒玉臂”。意思是说散发着幽香的蒙蒙雾气,仿佛沾湿了妻子的鬓发;清冷的月光,该是映寒了妻子的玉臂。

再如宋代词人辛弃疾《贺新郎》中的“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按句意实为 “看风流酷似渊明,卧龙诸葛”。意思是手持酒杯与你(陈亮)在长亭话别,你安贫乐道的品格恰似陶靖节,俊逸杰出的才干又像那卧龙诸葛。

还如宋代词人叶梦得《贺新郎》中的“秋色渐将晚,霜信报黄花”,正常语序是“秋色渐将晚,霜信报黄花”,意思是秋色日渐变浓,金黄的菊花传报霜降的信息。

还如唐代诗人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正常语序是“我欲因之梦吴越,一月夜飞度镜湖”。

这一些改变了词序的句子,在读时需要还原为正常语序,否则会影响意思的理解,也会影响对诗歌情感的把握。

2、组合式意象

诗词表达情感,往往是借助意象。所谓组合式意象指的是诗人、词人根据表达的需要,按照生活的逻辑,有机地组合进诗中的一些意象。

如温庭筠的《商山早行》: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这两句纯用名词组成的诗句,选用“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六个意象,将早行情景写得宛然在目:鸡声嘹亮,茅草店沐浴着晓月的余辉;足迹依稀,木板桥覆盖着早春的寒霜。鸡声嘹亮,茅草店沐浴着晓月的余辉;足迹依稀,木板桥覆盖着早春的寒霜。

又如元代马致远的《清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首小令中有十一个意象,它们分别是“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断肠人”。这些意象不能孤立理解,可将这些意象互相补充,融入感情,形成场景,于是这些静止的意象便流动起来了:深秋的黄昏,一个风尘仆仆的游子,骑着一匹瘦马,迎着一阵阵冷飕飕的西风,在古道上踽踽独行。他迈过缠满枯滕的老树,看到即将归巢的暮鸦在树梢上盘旋;他走过横架在溪流上的小桥,来到溪边的几户人家门前。这时太阳快要落山了,自己没有找到投宿的地方,迎接他的又将是一个漫漫长夜,不禁悲从中来,肝肠寸断。

3、标题与人物注解

如2017年浏阳一中如下宋词鉴赏题:

阅读下面这首宋词,完成问题。

高阳台·西湖春感

张炎①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②斜日归船。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更凄然,万绿西泠③,一抹荒烟。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④,草暗斜川。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注释】①张炎,南宋著名的格律派词人,宋亡以后,家道中落,贫难自给,即落魄纵欢,在江南江北纵横千里的地方漂泊。由于不愿意北向俯首事敌,就长期寓居临安。②断桥:西湖孤山侧桥名。③西泠:西湖桥名。④韦曲:在长安南皇子陂西,唐代诸韦世居此地,因名韦曲。

1、下面对词的内容和分析,错误的两项是

A.这首词借咏西湖,抒发国破家亡的哀愁。开头三句写景,以景衬托国破家亡的凄凉。“能几番游”二句最沉痛,抒发出人生短暂的无限哀愁。

B.“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词人暗用了辛弃疾的两句词:“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意谓连悠闲的鸥,也生了新愁。白鸥之所以全身发白,似乎都是因“愁”而生的,因此常借用沙鸥的白头来暗写自己的愁苦之深。

C.“当年燕子知何处?”此句代用刘禹锡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此词在刘诗基础上进一步点明了自己的故国之思。

D.“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开帘”照应“掩门”,“飞花”照应“卷絮”,“啼鹃”应“巢莺”,首尾呼应,营造了一种花飘风絮,杜鹃啼血的悲凉氛围。

E.这是一首写春暮时景的咏物词。写春天的景色等是实写,写内心的亡国之痛则是虚写。以景示情,以情带景。读耐人寻味,耐人咀嚼。很有豪放派的词风。

2、这首词中,词人的情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请写出诗人情感发展的脉络并作简析。

这道题主要是考查情感理解。这就需要我们要注意标题和人物注解,尤其是人物注解,显得特别重要。

从标题我们知道全词重心在“感”,因何而“感”,除了西湖春景,还有词人的国破家亡的特殊经历。抓住人物注解,我们不难理解词人由“愉悦”到“惜春”再到“哀伤”的情感变化过程。

4、省略压缩

诗歌语句之间往往具有跳跃性,于是,就产生了省略现象,这就需要补白。

如唐代诗人贾岛《访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明明是三番问答,至少要六句才能完成,诗人采用答话蕴含问话的方法,精简压缩为二十个字。

我们在读时,需要填充。

古诗词的情感理解,除了关注如上的内容细节,还要关注古诗词的形式细节。

二是形式方面的细节。

1、结构章法

古诗从格律上来分,不外古体诗与近体诗两类,如果是绝句,前两句写景,后两句抒情;如果是律诗,则是前四句写景,后四句写情。明白这样的结构与层次,我们就可以较快地进入情感层,进行品味。

还有一类诗,结构上表现为“起——承——转——合”,这不仅意味着内容上的变化,还可能暗示出情感的变化。

从收束句来看,一要注意以景结情,一种是翻因为果。

词呢,则由上下阙构成,上阙首句渲染气氛,主句写景,尾句过渡,下阙则重在抒情。

古诗词的情景结合方式不外乎三种:一是以乐景写乐情,一是以乐景写哀情;一是以哀景写哀情,一是以哀景写欢情。

2、常用手法

所有的手法,无论是立足于句的修辞手法,还是立足于篇章的手法,都是为了表达情感服务。因此我们要注意运用了手法的地方。

从句子来说,要注意比喻、借代、夸张、对偶、比拟、排比、设问、反问、互文、双关、点化、叠词、倒装、顶真、反复、通感、反语;从篇章来说,要注意衬托(烘托)、对比、渲染、象征、比兴、赋、联想、想象、曲笔、以小见大、言此意彼(意在言外)、寓褒于贬(似贬实褒)、明褒实贬等。

这些地方,或许就是诗词情感所在。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