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比:理解朱敦儒《鹧鸪天》情感的抓手

类比:理解朱敦儒《鹧鸪天》情感的抓手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此次月考考了宋代词人朱敦儒的《鹧鸪天·唱得梨园绝代声》,除了选择性理解判断外,还有一道理解词的下片情感的主观表述题。这首词内容如下:

唱得梨园绝代声。前朝惟数李夫人。自从惊破霓裳后,楚秦吴歌扇里新。

秦嶂雁,越溪砧。西风北客两飘零。尊前忽听当时曲,侧帽停杯泪满巾。

要理解词的下片情感,有一个抓手,如果获得了,可以解决情感理解的难题。这一抓手,便是类比。

表面上看,词的下片情感的理解,似乎与词的上片无关。其实呢,不仅有关,而且关系大着呢!

从词的上片看出现的人物是李师师,描述的是李师师的可悲命运。师师深得唐代梨园之遗声,歌艺绝妙。传闻曾被召入宫中,封为瀛国夫人,故人们都习惯尊称为李夫人。南宋初年,人们谈到李师师总是与徽宗皇帝的昏庸荒淫致国灭亡的惨痛历史教训联系起来。可是笔者要说,师师是令人同情的。靖康元年,北宋国势危急,以钦宗为首的统治集团接受了金人议和退兵的条件,为缴纳金人的巨额金帛,朝庭在汴京城内大肆搜括,师师被抄家。第二年北宋灭亡了,徽宗和钦宗被俘北去。李师师同中原许多居民一样,历尽艰辛逃难到了江南。

显然写李师师与词下片写词人与好友是有联系的,这一联系的方式便是类比。

纵观全词,我们会发现朱敦儒与李师师都同是流落南方的北客。

南宋初年李师师在湖湘一带,隐姓埋名,依旧考卖艺为生。而朱敦儒同客人,与李师师一样均是流落南方的北客。当西风萧瑟的秋夜,朱敦儒不禁感到与师师一样如同落叶般飘零的凄苦。特别是酒席之前忽然听到熟悉的师师所唱的“当时曲”,恍然确知这就是“唱得梨园绝代声”的李夫人时,对师师的同情,和自己国破家亡、仓皇避难的伤痛,一齐迸涌出来,词人激动感慨得“侧帽停杯”,掩面痛哭。

所以词的下片的情感可以这样概括:

(1)客寄他乡的悲伤凄凉之感。

(2)两位飘零的北客异乡萍水相逢,流落的命运使他们产生相互的同情。

(3)词人酒席之前忽然听到熟悉的“当时曲”,恍然确知这就是“唱得梨园绝代声”的李夫人时,对李师师的同情,和自己国破家亡、仓皇避难的伤痛,一齐迸涌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词的上片,也有一处类比,这就是安史之乱和靖康之变。白居易《长恨歌》的“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就是指唐玄宗与杨玉环的骄奢淫乐致有安史之乱,这与靖康之变在历史教训方面有某种相似之处。这表明李师师的命运与北宋灭亡的命运有着联系。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