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课重读 :《归去来兮辞并序》“双美”结构探析

旧课重读

《归去来兮辞并序》“双美”结构探析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大凡好的诗文,不单是内容好,而且结构也巧。《归去来兮辞并序》就是内容好,结构巧的佳作。

总的说,散体序文重在叙述,韵文辞赋则全力抒情,二者各司其职,成“双美”之势。

就是“辞”,也用了双线,叙事一条线,抒情一条线,两条线并线,相得益彰,同样也具“双美”之态。

先来看序文。

从“余家贫”到“故便求之”算是第一层,略述诗人因家贫而出仕的曲折经历。其中“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及“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写出过去出仕时一度真实有过的欣然向往,足见诗人天性之坦诚。从“及少日”到“乙巳岁十一月也”则是第二层,写出诗人决意弃官归田的原因。“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是弃官的根本原因,是深层原因。几经出仕,诗人深知为“口腹自役”而出仕,即是丧失自我,“深愧平生之志”。因此,“饥冻虽切”,也决不愿再“违己交病”。至于因妹丧而“自免去职”,算是表层原因。

可以说“序文”是对前半生道路的省思,接下来的辞赋则是诗人在脱离官场之际,对新生活的想象和向往。

整个辞赋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即第一节,写诗人辞官归田的决心,自责自悔后更多的是自觉。第二部分写诗人想象回归后的愉快生活,由第二节和第三节组成。先写居家,归途——抵家——室内——园中,由远而近,由外而内,细致写来,似乎可以感受到诗人急促而欢快的脚步。再写出游,心志——交往——外出——所见,逐层写出种种怡颜悦性的情事和令人流连忘返的景色,展现了一个与恶浊的官场截然相反的美好境界。第三部分,为最后一节,表达乐安天命的情怀,概要言之就是:摒弃物质享受,向往精神自由。

整个辞赋由叙事和抒情两条线牵引、带动。

叙事线索:辞官——归途——抵家——室内生活——涉园——外出——纵情山水——如何度过余生

抒情线索:自责自悔——自安自乐——乐天安命

《归去来兮辞并序》这篇名篇佳作,感情真挚,语言朴素,音节谐美,有如天籁,呈现出一种天然真色之美。

说到结构,王若虚曾指摘其在谋篇上的毛病,说既然是将归而赋,则既归之事,也当想象而言之。但从问途以下,都是追叙的话,显得自相矛盾。即所谓“前想象,后直述,不相侔。”对此,钱钟书在《管锥编》中已有辩正,并援引周振甫的见解:“《序》称《辞》作于十一月,尚在仲冬;倘为‘追录’、‘直述’,岂有‘木欣欣以向荣’、‘善万物之得时’等物色?亦岂有‘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植杖而耘耔’等人事?其为未归前之想象,不言可喻矣。”钱钟书认为此文自“舟遥遥以轻飏”至“亦崎岖而经丘”,“叙启程之初至抵家以后诸况,心先历历想而如身正──经”,其谋篇机杼与《诗经·东山》写征人尚未抵家,而想象家中情状相类。

可以说,诗人将此文写于将归之际,人未归而心已先归,其想象归程及归后种种情状,正显得归意之坚和归心之切。这种浪漫主义的想象,是诗人创作的重要特色,也正是构成《归去来兮辞并序》谋篇特点的秘密所在。

这样说来,《归去来兮辞并序》还有现实与想象相融之“双美”。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