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引用”与“化用”

说说“引用”与“化用”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引用重在“引”,指写文章时,有意引成语、诗句、格言、典故等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感情,说明自己对新问题、新道理的见解。“引”从是否搬用原文原话来说有两种方式,一是直引,指直接引用,一是意引,指非原文(话)引用,而是录其大概意思。从是否明示出处,引用又分为明引与暗引两种。从“引”的态度与方法来说还可分为正引、反引与借引等。

化用重在“化”,即将他人作品中的句、段或作品化解开来,根据表达的需要,再重新组合,灵活运用,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它是作者对素材积累的浓缩与升华,是作者情感酝酿的奔突与发展。化用,是取我所需的一种重新整合形式,它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不受现代与古代的界定,写作者似信手拈来,却深思熟虑。这既是语言的创新,又是思想的提升。

化用有点像借引中的改用,但不同之处在于它更为灵活。而改用则是借助与原文有某一方面的相关性,来增强文字的生动性和形象性,并产生幽默的效果。

还是举例子讲明白些。

如元曲作家倪瓒的《殿前欢·听琴》

揾啼红,杏花消息雨声中。十年一觉扬州梦,春水如空。雁波寒写去踪,离愁重,南浦行云送。冰弦玉柱,弹怨东风。

这里面的“杏花消息雨声中”和“十年一觉扬州梦”,是对陈与义和杜牧诗句的直接引用。

而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则化用庾信《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化用后的的句子成了千古绝唱。而“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句子,这是化用《后汉书》“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由后例可知,所谓“化用”,其实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化”,一是“用”。也就是说既借用前人的句子又经过自己的艺术改造,是一种推陈出新。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