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唐乐府”

说说“唐乐府”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为何不说汉乐府,而说唐乐府?源于高三复习遇到的如下题目:

阅读下面这首诗歌,完成后面的题。

塞下曲

(唐)王昌龄

饮马激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①见临兆。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塞下曲

(唐)郎士元

宝刀塞下儿,身经百战曾百胜,壮心竟未嫖姚②知。

白草山③头日初没,黄沙戍下悲歌发。

萧条夜静边风吹,独倚营门望秋月。

【注解】①黯黯:同“暗暗”。②嫖姚:指西汉名将霍去病,这里代指将军。③白草山:即甘肃白草岭。

下列对这两首诗歌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两项是

A、这两首《塞下曲》都属边塞诗,前一首是五律,后一首属于乐府诗,前一首尽显慷慨激昂的盛唐气象,后一首则多含悲凉之意。

B、两首诗都采用了借景抒情的手法,都描绘了独特的边关景象,前一首景象较为阔大,后一首所描写的山头太阳西沉、营垒黄沙弥漫、夜深秋月凌空的景象则更具体。

C、王昌龄的诗前半写的是实境,表现深秋渡河时感受到的刺骨寒冷,描绘所见的平沙苍茫、黄昏落日的阔大景象,而结束部分写古今征战,则用了虚笔。

D、郎士元的这首诗,没有那种苍茫悲壮、雄浑阔大的意境,但诗人将笔触引向人物,细腻地表现其内心世界,其中的艺术形象暗含作者的感情。

E、王昌龄的诗,用语简洁干净,时空跨度大,内容也十分丰富;郎士元的诗,则用语细腻,富含典故,典雅蕴藉,情感也显得含蓄、朦胧。

此题错项是A、E两项,学生也能选出来。但有学生不明白,这两首《塞下曲》都属于乐府诗,更不知道理由。

其实“塞下曲”,是唐代乐府名。出于汉乐府《出塞》、《入塞》,属《横吹曲辞》。

作为唐代新乐府题,歌辞多写边塞军旅生活。

王昌龄和郎士元的《塞下曲》,从形式是有所不同,前一首属于五律,后一首都是七古。从诗题来说,则是相同的,都属于唐代新乐府题,都借用了汉乐府旧题。

说到唐乐府,一要知道与汉乐府的渊源,还要知道规模,明吴勉学编有《唐乐府》·十八卷,可见乐府诗题在唐代还是广为采用的。

接下来就说说唐乐府与汉乐府的承继概况。

“乐府”在汉朝最初是指主管音乐的官府。后来汉代人把乐府配乐演唱的诗称为“歌诗”,这种“歌诗”在魏晋以后称为“乐府”。

唐代出现了不用乐府旧题而只是仿照乐府诗的某种特点写作的诗,被称为“新乐府”或“系乐府”。

一般认为现存汉代乐府民歌,大都是东汉乐府机构所采集的。这些作品基本上都收入了宋代郭茂倩所编的专书《乐府诗集》。郭茂倩将自汉至唐的乐府诗分为十二类,其中包含有汉乐府的为郊庙歌辞、鼓吹曲辞、相和歌辞、杂曲歌辞这四类。

“郊庙”一类中都是由文人制作的朝廷典礼乐章,民歌则主要保存在“相和”、“鼓吹”、“杂曲”这三类中,尤以“相和”类中为多。“相和”是一种“丝竹相和”的管弦乐曲;“鼓吹曲”是武帝时吸收北方民族音乐而形成的军乐;“杂曲”是原来音乐归类已经失传的作品。

唐乐府对汉乐府的承继,表现为这样几种情况:一是旧题仿作,二是借古辞、古事仿作,三是继承汉乐府的精神而创造出的新题乐府。可以说,第一种情况居多。

王昌龄和郎士元的《塞下曲》,尽管乐题有点变化,但写作的内容范围没有改变,都是边塞诗。可算作是特殊的旧题仿作。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为何不说汉乐府,而说唐乐府?源于高三复习遇到的如下题目:

阅读下面这首诗歌,完成后面的题。

塞下曲

(唐)王昌龄

饮马激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①见临兆。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塞下曲

(唐)郎士元

宝刀塞下儿,身经百战曾百胜,壮心竟未嫖姚②知。

白草山③头日初没,黄沙戍下悲歌发。

萧条夜静边风吹,独倚营门望秋月。

【注解】①黯黯:同“暗暗”。②嫖姚:指西汉名将霍去病,这里代指将军。③白草山:即甘肃白草岭。

下列对这两首诗歌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两项是

A、这两首《塞下曲》都属边塞诗,前一首是五律,后一首属于乐府诗,前一首尽显慷慨激昂的盛唐气象,后一首则多含悲凉之意。

B、两首诗都采用了借景抒情的手法,都描绘了独特的边关景象,前一首景象较为阔大,后一首所描写的山头太阳西沉、营垒黄沙弥漫、夜深秋月凌空的景象则更具体。

C、王昌龄的诗前半写的是实境,表现深秋渡河时感受到的刺骨寒冷,描绘所见的平沙苍茫、黄昏落日的阔大景象,而结束部分写古今征战,则用了虚笔。

D、郎士元的这首诗,没有那种苍茫悲壮、雄浑阔大的意境,但诗人将笔触引向人物,细腻地表现其内心世界,其中的艺术形象暗含作者的感情。

E、王昌龄的诗,用语简洁干净,时空跨度大,内容也十分丰富;郎士元的诗,则用语细腻,富含典故,典雅蕴藉,情感也显得含蓄、朦胧。

此题错项是A、E两项,学生也能选出来。但有学生不明白,这两首《塞下曲》都属于乐府诗,更不知道理由。

其实“塞下曲”,是唐代乐府名。出于汉乐府《出塞》、《入塞》,属《横吹曲辞》。

作为唐代新乐府题,歌辞多写边塞军旅生活。

王昌龄和郎士元的《塞下曲》,从形式是有所不同,前一首属于五律,后一首都是七古。从诗题来说,则是相同的,都属于唐代新乐府题,都借用了汉乐府旧题。

说到唐乐府,一要知道与汉乐府的渊源,还要知道规模,明吴勉学编有《唐乐府》·十八卷,可见乐府诗题在唐代还是广为采用的。

接下来就说说唐乐府与汉乐府的承继概况。

“乐府”在汉朝最初是指主管音乐的官府。后来汉代人把乐府配乐演唱的诗称为“歌诗”,这种“歌诗”在魏晋以后称为“乐府”。

唐代出现了不用乐府旧题而只是仿照乐府诗的某种特点写作的诗,被称为“新乐府”或“系乐府”。

一般认为现存汉代乐府民歌,大都是东汉乐府机构所采集的。这些作品基本上都收入了宋代郭茂倩所编的专书《乐府诗集》。郭茂倩将自汉至唐的乐府诗分为十二类,其中包含有汉乐府的为郊庙歌辞、鼓吹曲辞、相和歌辞、杂曲歌辞这四类。

“郊庙”一类中都是由文人制作的朝廷典礼乐章,民歌则主要保存在“相和”、“鼓吹”、“杂曲”这三类中,尤以“相和”类中为多。“相和”是一种“丝竹相和”的管弦乐曲;“鼓吹曲”是武帝时吸收北方民族音乐而形成的军乐;“杂曲”是原来音乐归类已经失传的作品。

唐乐府对汉乐府的承继,表现为这样几种情况:一是旧题仿作,二是借古辞、古事仿作,三是继承汉乐府的精神而创造出的新题乐府。可以说,第一种情况居多。

王昌龄和郎士元的《塞下曲》,尽管乐题有点变化,但写作的内容范围没有改变,都是边塞诗。可算作是特殊的旧题仿作。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