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文新赏系列 :《雨巷》意象叠加艺术谈

课文新赏系列

《雨巷》意象叠加艺术谈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叠加艺术多用于拍摄,主要有虚叠实、冷叠暖和动叠静三种。这种艺术同样也可用于现代新诗,《雨巷》便是代表。

《雨巷》全诗共用了六个意象,分为三组,一是环境意象,分别是雨巷、篱巴墙,二是人物形象,分别是丁香姑娘和诗人戴望舒,三是用具意象,即油纸伞。

就环境意象“雨巷”来说,可看作是“巷”与“雨”的叠加,运用的是静叠动。诗人戴望舒为何要进行这种叠加呢?如果单就“巷”这一意象来说,就只能让人感受到它的阴暗、狭窄、悠长,而叠加飘动的“雨”,就会增添阴冷与潮湿。本来就让人感到幽深,寂静的小巷,再加上蒙蒙的飘飞的细雨,就有一种迷朦的氛围,突出了环境阴暗、清冷、寂寥的特征。

《雨巷》写的是他内心向往的美丽而伤感的邂逅,要表达惆怅的心绪,自然还要叠加其他意象。

就环境来说,叠加了“篱巴墙”。这个篱笆墙是“颓圮”的,是丁香姑娘消退的最后一壁,陈旧破败,凄凉的气氛再次弥漫开来。

“雨巷”叠加“篱笆墙”属于冷叠冷,是一种强化,营造出了一种幽深、寂静、凄美的氛围。

由“雨巷”的“雨”,将油纸伞叠加进来,属于静叠动。油纸伞本身具有复古,怀旧,神秘,迷蒙的特点,和“雨巷”叠合,形成了这样的场景:晃动的油纸伞上,是飘飞的冷冷的细雨;晃动的油纸伞下是两个默默地走着人。这样的叠加,凭添了一份冷漠,凄清和孤独的氛围。

这样一来,雨巷与篱笆墙、油纸伞三叠加,我们自然会有这样的感受:时间是暮春,雨巷里在寂寥地下着小雨,在幽深、寂静、凄美、朦胧之外,增加一份冷漠,凄清、迷离、空蒙的氛围,总体来说,既朦胧,又感伤。

从人物形象来说,姑娘叠加了“丁香”,属于冷叠暖。为何要这样叠加?我们知道,丁香开花在暮春时节,古代诗人往往对着丁香伤春,说丁香是愁品。丁香花白色或紫色,颜色都不轻佻,自然赢得洁身自好的诗人的青睐。也就是说丁香花有着美丽、高洁而又惆怨的特征。正因如此,所以在戴望舒的《雨巷》中丁香和姑娘叠加在了一起。虽然他的心中依然惆怅,但这是一份希望,一份可以怀想、可以慰藉、可以暖心的希望,可以是丁香姑娘就是希望的象征,是他精神的寄托。可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是戴望舒惆怅中的唯一寄托,哪怕微茫,哪怕渺远,有总比没有好啊!

“我”呢,“独自”“彷徨”“默默”“彳亍”“冷漠、凄清、惆怅”,这一些和丁香姑娘一样。“我”和丁香姑娘的这种叠加,属于冷叠冷,同样是一种强化,传达出一种孤独、迷茫、忧愁、寂寞、哀怨、彷徨的共有心境。

可以说,《雨巷》中的意象叠加,看似复杂,其实就是环境与人物叠加,这就形成了全诗迷离、凄凉而哀伤的超然意境与氛围。诗人戴望舒用六个意象进行多重叠加,准确地传达出了“忧伤”这种典型情绪,流露出那个时代的青年内心的彷徨与苦闷。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