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文新赏系列 :《再别康桥》融化艺术谈

课文新赏系列

《再别康桥》融化艺术谈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诗歌是主情的艺术,其情感不外人生与社会两大源流,归于生活,汇于心灵。在诗人笔下,景与情往往是相融的,物与我往往是相忘的。情可化为山,可化为水,可以化为世界的一切。

《再别康桥》是首抒情诗,诗人徐志摩深谙融化的艺术,在他的这一首诗中很好地运用到了如下手段与方法:

一、眼前景融化为心中景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心头荡漾。”柳,枝条柔蔓,绿叶婆娑,当然像极女子,为何在志摩心上,是“新娘”?这不难理解,志摩钟情于康桥美景,深爱康桥的一切,“柳”的柔美自然深深地吸引着他,他要像迎娶新娘一样去拥抱康河的柔美。新郎对新娘的爱也就是志摩对康桥的爱,传达的是他对康桥自然之美的喜爱之情。为何喻为“夕阳中的新娘”而不是“晨辉中的新娘”呢?一是充满感伤的,一是充满朝气的。用“夕阳中的新娘”与离别的氛围切合,并且与“金柳”相应。“金柳”倒影在“波光”里,更是荡漾在徐志摩的心湖中。

可以说这里的如同“夕阳中的新娘”的披着“金色”柔美地倒映在康河中的“柳”,可能是眼前实景,更多的是诗人心中的景象!s

二、多情人融化为河中草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固然有“青荇”在“招摇”,在逗引,但更多的是志摩痴恋、迷醉,让他愿自己的血肉之躯融化为康河里的一条水草,像它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生活。

诗人希望自己永远地浸润在康河中。

三、人生理想融化为“彩虹似的梦”

“榆阴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这里的潭又叫拜伦潭,拜伦常到这里。徐志摩说得没错,“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这梦中有着诗人们对美、爱、自由的追求。拜伦是如此,志摩也是如此。可以说,志摩到康桥,他的人生梦想开始起航。在《吸烟与文化》中说:“我的眼睛是康桥教我睁开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由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一句话,他的康桥情结中包含着“康桥理想”。

志摩对康桥的眷恋就是对梦的眷恋。这样美丽的梦当然要呵护,要静静地呵护,这样的梦当然不愿醒,这样的康桥当然不愿离开。

可是康桥的美,最终是要辞别的;康桥滋生的爱,如云烟般消散;康桥激发的自由思想,还需与现实碰撞。所以这样的人生理想,只能如“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在“青潭”里,也沉淀在志摩心中。

四、寻梦之旅融化为“青草漫溯”“夜晚放歌”

“寻梦?撑一支长蒿,在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徐志摩在康桥的寻梦之旅化为了昔日的一次放纵,“撑着长蒿在青草更青处漫溯”,坐在船里,沐浴着斑斓星辉,纵情放歌。这其中有爱的痴迷、美的沉醉、自由的展现。

不过,这出现的是记忆中,幻化在想象里,现实终归是现实。离别当即,不免有些伤感。

五、眷恋融化为“夏虫”“康桥”的沉默”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沉默”是人最深的感情。夏虫的“沉默”,康桥的“沉默”,“悄悄”成了“别离的笙箫”。这固然是为了突出康桥的静寂,更主要的是突出志摩对康桥感情的深厚,那可是满满的眷恋啊!

《再别康桥》中的“融化”不是化“有”为“无”,也不是“大”为“小”,而是化“虚”为“实”,或是化“实”为“虚”,或是化“此”为“彼”,变得更细,变得更柔,从而细致真切地表达了诗人徐志摩丰富而深沉的情感。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