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课重读:壮而不虚,雕而不碎 ——《滕王阁序》和谐美欣赏

旧课重读

壮而不虚,雕而不碎

——《滕王阁序》和谐美欣赏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大凡好的诗文,不单内容好,而且形式美。《滕王阁序》就是一篇内容好,形式美的佳作。

从内容上来说,第一段以“人杰地灵”四字为纲,对胜地、贤主、嘉宾、良宴进行了称赞。第二、三段正面对滕王阁的秀丽景色进行描写。前两句“潦水尽”“寒潭清”“烟光凝”“暮山紫”写了秋日特有的清寒景色:地面蓄积的雨水已经消尽,寒冷的潭水清澈见底。山中的烟雾和晚霞的余光凝结在一起,傍晚的山峦呈现出高贵的紫色。在这样的天光水色中,滕王阁静静面对高入云霄的翠峰,四周是架空的阁道彩饰丹漆,鲜艳欲滴,恍若画中。“鹤汀凫渚”一句将静态打破,紧接着“桂殿兰宫”“闾阎扑地”“舸舰迷津”等景色,以目不暇接之势纷至沓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两句,从高下、动静、远近、点面等诸多角度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天阔水远、孤鹜高飞、秋霞绚烂的鲜活图景。第四段笔锋一转,由外景描写转至宴会场面及作者所生发的感慨上。在欢乐畅快的场面中,诗人王勃感到好景不能永久拥有,留恋之情顿生,由个人际遇引发对人生、宇宙的思考,“宇宙无穷”“盈虚有数”,感到自己在“命运”面前的无奈。“望长安”数句,委婉地表达了对“圣主”“明时”的不满,情绪转为悲愤。第五段继续抒发感慨之情。王勃并非一味低沉感伤,在列举到终老始见功名的冯唐,难封侯爵的李广,逃避海曲的梁鸿等典故后,笔势锋回路转。这样,前面的失意悲哀是对时代的批判;后面的积极壮怀,有入世的乐观精神,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王勃的生机勃勃、不断向上的精神状态。韩愈称其“壮其文辞”“读之可以忘忧”,其言然也。最后两段收束文笔,表明自己目前的志向、行程,表达对主人的知遇之恩不胜荣幸,对盛宴佳境的留恋。

从内容上主要集中在抒情上,一方面因怀才不遇而感伤失落,另一方面保持乐观心态,对未来寄予希望。这两种情感基调看似矛盾,实则和谐统一。诗人王勃的感伤心态源于对良时胜景的无比留恋,对好景不长的惋惜。又由此提升到对人生宇宙的思索上,想到生命的短暂、个体的易逝,如果在这样有限的生命中,不能赶快建功立业,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那么个体的人生将很快湮没在时光的洪流中,归于空虚。而他偏是满腹才华而重视功名的人,社会与统治者不能给他提供这种施展才能的机会,所以他焦急失望乃至失落,以李广、贾谊等高才不遇的人暗托胸怀,表达对现实的不满。但本文的难得之处就在于并不是一味自伤自怜,能及时调整心态,转向乐观,表示了一种奋发向上不甘沉沦的决心。这样,让我们领悟到不怕挫折勇往直前的情怀和远大心胸。文章的整体情调也由悲转为乐,而且因为他有自己的奋斗目标和向上精神,所以才会对不能实现而且无法改变的现状产生失望,但他并不因此就放弃理想抱负,就此消沉下去,而是能将过去破灭的希望转移到未来。总的来说,王勃在文中表达的情感达到了悲怆与奋进的统一、低沉与昂扬的统一。

文如其人,王勃的思想情感格调,与他的诗文追求一致,王勃针对上官仪“骨气都尽,刚健不闻”的诗风,主张“立言见志”“思革其弊,用光志业”,所以他的创作“壮而不虚,刚而能润”,一改初唐诗风。

从形式上,《滕王阁序》是骈文,讲究语言形式美,基本上由对偶句构成,四六句式,多用典故,词彩华美,音韵和谐。有凌云之气,言随意遣,如泉源之涌。具体来说,表现为:

(1)语句方面的:骈偶与“四六”

骈偶:即对仗。骈偶的基本要求是句法结构的相互对称,主谓结构对主谓结构,动宾结构对动宾结构,偏正结构对偏正结构,复句对复句。如“雄州雾列,俊采星驰”“披绣闼,俯雕甍”“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等。

对句有的上下相对。有的句中自对,然后两句相对。如“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清霜,王将军之武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等。

“四六”:即四字句和六字句。《滕王阁序》中的四六句主要是两种形式,一是四四四四式:“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一是六四六四式:“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2)用词方面的特点:用典与藻饰

《滕王阁序》用典较多。王勃善于把古代事典与眼前的情景巧妙结合起来。如:“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还追求词藻华丽,在文章的第三段中有明显体现。

不过,王勃的《滕王阁序》与六朝以来流行的宴饮作序的作品有很大不同,以往此类作品往往内容空洞,陈陈相因。而此文则融入对现实与人生的新的感受认识,真情实感贯穿于文章中,使骈文的四六句式及骈偶形式有了充实的内容,变得灵动起来。因为有了生命,所以华丽的辞藻和繁多的事典中表现出流丽自然的气势,迸发出真实纯朴的心声;而且,文章用典贴切自然,字句绚丽富于表现力。四六句式参差富于变化,音节整齐,和谐可诵,在这里,王勃已不是戴着骈文的锁链跳舞,而是随心所欲地驾驭种种骈俪文规范,为自己要表现的内容服务。

 

王勃的《滕王阁序》,并不像唐初时的一些诗“争构纤微,竞为雕刻”,而是表现出“雕而不碎,按而弥坚”的诗文特色。

一句话,细而真切内容与美而多变的形式在《滕王阁序》中达到极致,成就了内容与形式完美合一的和谐美。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