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课重读:《逍遥游》“三言”运用欣赏

旧课重读

《逍遥游》“三言”运用欣赏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庄子·杂篇·寓言》在讨论到写作文法特点时说:“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可以说“寓言”“重言”“卮言”成了《庄子》常用的手法。《逍遥游》居《庄子·内篇》之首,自然会运用“三言”,且做到娴熟自然。

所谓“寓言”就是寄寓的言论,“意在此而言寄于彼”。《逍遥游》善于借助故事人物来阐述道理和主张。一开篇就运用了鲲鹏的寓言来说明“有所待”。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庄子借这个古老而神奇的传说,竭力夸赞鲲鹏的巨大无比,力量无穷,它可“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不过它并非真正逍遥,它腾飞需要借助“扶摇”旋风,离开北海需要乘“六月风”;它迁徙则要靠“海运”。

接下来,又虚拟了蜩、学鸠、斥鷃的故事,同样涉及寓言。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

这两处寓言,前者是庄子据神话传说加工的,后者则是他杜撰的,但都统一在他的文章里,寄托其思想,使人不知不觉地进入他所创造的意境,深受感染。

可以说《逍遥游》“以寓言为广”,将寓言用在说理当中,结合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使说理更透彻明了,也使文章具有了象征的意味。

除了用寓言,《逍遥游》还用了“重言”。所谓“重言”,指引用前辈圣哲的言论。《逍遥游》为了说理的需要,“以重言为真”,虚构、假托或征引前人之语,通过“汤之问棘”深化他的观点。具体内容如下: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这一重言,除了证实鲲鹏的真实存在外,还再次佐证庄子的思想:鲲鹏并不逍遥,而是“有所待”,还申明小大不相及的意思。

除了运用寓言与重言外,还用了“卮言”。所谓“卮言”指随心表达、无有成见的言论。庄子在寓言中加入了卮言的手法,由蜩、学鸠、斥鴳对大鹏的嘲笑,引出“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的命题。我们来看具体内容:

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这些言论由人类圈到植物界,由植物界再到到人类圈,步步深入,说理清晰准确,不带成见,只说事理。

再接下来的第3段则运用“以卮言为曼衍”的方法,抽象论说,层层推进。具体内容如下: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由“有所待(包括宋荣子、列子)”到无所待,由不自由到绝对自由,庄子指出了路径,这就是由“至人”到“神人”到“圣人”,做到“无己”“无功”“无名”。

可以说“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成了《逍遥游》写作的法宝,起到了很好的说理效果,增强了说服力与文采魅力。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