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课新教系列:谈谈奏表教学——以《陈情表》为例

旧课新教系列

谈谈奏表教学——以《陈情表》为例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奏表是臣属给君王的上书,是古代臣子向帝王表志陈情言事的表文。不同的名称与上书内容有关,刘勰在《文心雕龙·章表》里说:“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情,议以执异。”可见,“表”以陈情为主,表达臣子对君主的忠诚和希望。统观众多表文,尽管具体内容不同,但都离不开抒情手法的运用,因此,“动之以情”也可以说是这种文体的一个基本特征。

奏表的教学,先要注意抓旨意教学。引导学生读《陈情表》,可以将初中学过的《出师表》与《陈情表》进行比较,可让学生思考这样的问题:

1、《出师表》是给谁的?上这一奏表目的何在?

2、而《陈情表》又是呈给谁?意图何在?

明确:《出师表》是蜀相诸葛亮准备出师北伐时上给后主刘禅的,表中反复劝勉刘禅要奋发有为,励精图治,并充满了诸葛亮个人对先帝刘备的“受恩感激”之情。上表的目的主要集中在如下段落: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指刘备)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陈情表》则是李密辞不应征,上给晋武帝的表。文中陈诉自己与祖母相依为命,不能远离,所以不能应召;陈说他辞命不就并不是有意矜尚名节,留恋旧朝。上表的意图集中在下面段落:

今臣亡国贱俘,至微至陋,过蒙拔擢。宠命优渥,岂敢盘桓,有所希冀?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愿陛下矜悯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保卒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两份表,所呈内容不同,但都意在表白心迹和恳切陈情。

奏表的教学,还要注意抓情感路线。可让学生比较一下《出师表》与《陈情表》的情感路线,并了解这种情感抒发策略的根源。

明确:《出师表》的情感路线,一是表忠心,感激先帝三顾茅庐的知遇之恩;一是表决心(对光复汉室和辅佐刘禅为国尽忠的决心)。处处不忘先帝“遗德”“遗诏”,处处为后主着想,言辞肯切。整个表文既不借助于华丽的辞藻,又不引用古老的典故,每句话不失臣子的身份,也切合长辈的口吻。之所以这样,清朝丘维屏说“武侯在国,目睹后主听用嬖昵小人,或难于进言,或言之不省,借出师时叮咛痛切言之。”此言然之。

《陈情表》的情感路线,忠孝两全,先“孝”后“忠”。整个表文自始至终围绕一个“孝”字大作文章,但又不离一个“忠”字。对孝与忠的陈述,又是层层深入的。陈述尽孝,先是说“臣侍汤药,未曾废离”,只是道出他奉养祖母的行动和感情;继而说“刘病日笃”,使自己遂有“苟顺私情”,不忍离去之心;最后则说祖母危在旦夕,更使自己“不能废远”,直至表白“愿乞终养”。随着祖母病情的日益加重,使自己不忍离开和不能离开之情越来越深。陈述尽忠,也是一样。先是写“逮奉圣朝,沐浴清化”,称颂时代的清明,且有“奉诏奔驰”之念;继而则表露感恩戴德,生死以报之心。感情同样是越来越深的。这种逐步加深地抒情表意的方法,大大增强了文章的吸引力和说服力。既表达了他与祖母相依为命,不能分离的情怀,也表达了对晋武帝的一片忠贞;既达到了为祖母送终尽孝暂缓赴职的目的,也博得了晋武帝的同情和谅解。整个表文抒情真实自然,“俱从天真写出,无一字虚言驾饰”。李密在表文中所陈之情,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因处境狼狈而产生的忧惧之情,二是对“诏书切峻,责臣逋慢”的畏惧情绪,三是对祖母刘氏的孝情。所写的都是“至性之言”,所以才会产生“悲恻动人”的效果。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