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文新赏系列 :《氓》中的配角

课文新赏系列

《氓》中的配角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读《氓》,我们往往汪重的是女主人公,而忽视其中的配角。其实这种解读是不完整的。

当然,《氓》由女主人公来追述、道出,自然其重要地位不言而喻。但如果忽视配角“氓”和女主人公的“弟弟”,女主人公的光彩照人和她的悲剧的社会性意义,我们都可能知之不深、知之不广。

先说配角“氓”吧。

这里的配角相对于女主人公而言,其实“氓”也是爱情与婚姻的主角,诗歌对这一角色给予了如下篇幅的描述: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这一些是从女主人公口述的角度出现的,虽然不多,但还是可以从中窥见出这样一些信息:

1、“氓”从外表看忠厚老实,这或许是女人公喜欢他的原因。

2、“氓”性急易怒,是一个暴躁之人,可是女主人公在恋爱时并没有引起警觉与重视,将之归源于对自己的痴爱,接受并理解。其实,这里的“怒”应当是后来暴虐性格与行为的发端。

2、“氓”在婚变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婚前“忠厚老实”“信誓旦旦”,婚后“二三其德” “至于暴矣”。他反覆无常没准则,变心缺德耍花招,婚后变得凶暴起来,而且不思悔改。

在诗中,“氓”成了女主人公陪衬的对象,他的负心,反衬出女主人的忠贞;他的暴虐,反衬出女主人公的温柔;他的蜕变反衬出女主人公的清醒刚烈,走向成熟。

另一个配角,是女主人公的弟弟,诗中对这一人物只有一句描写: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兄弟不了解女主人公的处境,竟面露讥笑之态。可以见出亲情之淡漠。

扩展开来,还可以看出当时的社会偏见。中国传统婚姻,讲求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主人公因违背了这一婚姻陈式,毅然决然与氓私定终身,使他的父母被视为没礼仪少教养的人,使他的兄弟蒙受着邻里乡亲的耻笑指责。而女子毅然决然与氓决裂,再次回到娘家,这让她的兄弟再次蒙受邻里乡亲的耻笑,无颜见人。女主人公使其兄弟两受羞辱,兄弟自然也就不仅不能去做“人主”(即出嫁女子的兄弟,可在姐妹在婆家受了欺凌的情况下与其公婆或其夫婿交涉,主持正道),反而是耻笑她。

可见,当时有关婚姻的社会偏见有多严重。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