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阳光

                                             绵竹中学   龚志华


    当今社会是学习型社会,知识似海,信息如潮,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既要“红烛成灰终不悔”,又要“学习、学习、再学习”。教育的过程,就是学习实践的过程。还记得这样一句教育名言“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育,教化之本者在学校”,学校教育的承担者是教师,有人说过“教育可以改变任何人”,虽说有点夸张,但它强调了教育所起的巨大作用,对学生而言,如果我们对他们实行爱的教育,施以情感管理,教育是能取得成效的。著名哲学家罗素曾说“凡是教师缺乏爱的地方,无论品格还是智慧都不能充分地或自由地发展。”二十五年的教育实践,使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爱的教育的确可改变学生,有时可改变学生一生的命运。而所谓的“警察式教育”“打骂式教育”,虽能起一时之效,但伤害了学生身心,并不能令学生信服,轻者让学生反感、抵触,重者会把学生逼向绝路,甚至走向罪恶的人生。


       这里我讲讲大学实习时的一段经历。大三那年,我分到宜宾巡场矿务局子弟校实习,学校先是安排我实习初一,一个星期不到,便调我到初二,为什么呢?事情是这样的:原来实习初二数学兼班主任的王教师不愿再呆在这个令他伤心的班级,经调整到巡场中学实习去了。从实习带队老师的口中,我了解到,王老师曾叫调皮王康红(为保护孩子,只能用化名)到讲台上接受训话,可这位调皮大王态度不端正,王老师便拉他到学校办公室进行教育,结果被康红撂到在讲台上。面对这样的教育难题,我开始钻研教育学、心理学理论,进行了更深入更细致的学习。通过学习,我确定“攻心为上”的爱心教育策略,具体开展了了以下工作:我先侧面了解他的家庭及所交往的朋友,经了解,知道他父亲是矿务局局长,脸面思想很重,对他在校的种种不良表现伤透了心,康红一回家得到的不是打便是骂,而他妈妈更是拿他没办法,只好对他不理不睬。于是他在校内便与班上的几位不贪学习的“体育狂”玩在一起,在社会上便与一些游手好闲之徒往来,还经常在裤兜里藏一把刀子。面对这样一个学生,硬碰硬是不行的,我决定找他的“闪光点”,哪怕他学习成绩再差,我也尽量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有展示自己亮点的机会。我发现他字还写得像样,于是便在张贴栏中贴了他写的一篇钢笔字,为了不使他误解,我在全班同学面前说了这样一段话:“单从书写上看,康红同学超过了一些同学。对于一个学语文的人来说,字是‘脸面’,康红同学书写端正,整洁,值得肯定,希望康红同学能在其他方面做出新的努力,写好自己的一生。如果大家有一颗帮助康红同学的热诚的心,请大家为康红同学在学习上的这一进步鼓掌”。不少同学为康红鼓掌。我注意看康红,发现他脸上有了一种不同往日的表情。事后不久,他在周记中写道“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普通而又不平常的日子,从小学到初中,我是第一次得到老师的表扬。第一次呀,有谁会这样痛彻心底的感触呢?在家被打骂,在学校受批评,同学看不起,老师瞧不上,只有与我的哥们儿狂欢的时候,我才感到自己还算一个人?我曾想过学习,但荒废的时日太多,怎能补得上呢?我只能在所爱好的体育活动中去表现自己,为老师增光!”事后不就,学校召开校运动会,初二(3)班从来没在年级上拿过名次,更不用说得冠军。班上有同学告诉我,实际上初二(3)班是很有实力的,只是因为每次康红他们都出工不出力,所以每次运动会初二(3)班都“赶尾巴”。知道这一情况后,我便找康红他们一群体育狂热分子商量,希望他们为班集体出力。康红他们见我态度诚恳,便异口同声地说“龚老师,没问题,我们一定拿年级第一”。我坚信他们说的是实话,一一拍了拍他们的肩。果然,由于康红他们一群体育狂热分子的奋力拼搏,初二(3)班最终获得了年级冠军,全班欢声雷动。在一次班会上,我提出让康红担任班上的体育委员,征求大家的意见,绝大多数同学同意,康红也欣然接受了这一职务。有一天放学,我邀康红一块打乒乓球。打球中,我告诉他,要想在同学中树立威信,一定要想方设法提高学习成绩,并告诉他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可找我,也可找各学科教师,康红有些为难,但还是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他的基础差,学习缺乏信心。我就从语文科下手,专给他“开小灶”。康红尽管底子薄,但悟性好,经师生共同努力,他语文学习进步快,成绩显著。在此基础上,我征得康红同意,进行了一次家访,欣喜地告诉康红的父亲他在学校所发生的变化。他父亲早就觉察到孩子的变化,对老师所付出的一切心存感激,对儿子自然也多了笑脸。这以后,康红在课堂上与以往相比,好像换了一个人。各学科老师也答应愿为他辅导,康红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他开始以他的方式来感谢老师,请我下馆子吃黄鳝,或请我看电影,或下澡堂洗澡,我一一婉言谢绝,我怕他多心,便开导他说:“我领了你的心意,若你真要感激老师,请你用成绩来证明。老师真诚地希望你能与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断绝往来”。这一次,我看到了康红眼里闪烁着泪光,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望着他欣慰地笑了。实习到了最后阶段,不知怎么地,我患了重感冒,最终躺在寝室里,病中的我感情十分脆弱,总是希望有人能来看看我。我的愿望很快实现了,第一个踏进我寝室的学生便是康红,他一见面就说:“老师,本来早就想来看你的,只是我知道,老师最看重的是我的成绩和进步,正逢数学和物理测验,我不敢分心,怕考不好无脸见老师,实在是对不起”,说完把两科测试卷摊放在我面前,我一看,是红红的“85分”“87分”。我欣喜地流出了热泪。从那次起,我心目中再也没有“差生”的概念了,我感到了爱的教育所产生的力量。实习结束回校那天,康红哭泣着追随火车很长一段路。有一次还跑到我们学校来找我玩。
   实习工作中树立的理念,获得的经验,便成了我走上工作岗位的人生价值取向。踏上工作岗位后,我更加注重对教育名家的学习,在我的教育学习实践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是于漪老师,一是魏书生老师,我特别崇尚于老师的情感教育和魏书生老师的科学、民主化管理,每接一个新班的第一节课,我就对我的学生们说:“在龚老师的心目中,没有差生和好生之别,只有先进生与后进生之别。这就相当于走路,有的同学快了半步,而有的同学慢了半步。老师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在大家之前先学了一些,希望大家互相合作,共同进步”。在这以后的工作中,我力求教育公平,尽量做到抽问学生的次数均等,让学生活动表现的机会均等,关爱每一个学生,关爱学生的每个方面。渐渐地我说的话成了我课堂教育中一句口头禅,有的学生说是“名言”。从白沙到古蔺,从古蔺到绵竹,我一直将它作为我行动的座右铭,实实在在地“落实”在教育与教学中。
  还记得我在古蔺中学教贫困山区优教实验班的情形,每天早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我便领着同学们在长长的跑道上晨跑,晚上,大多数人已安然入睡了,我还在巡查学生寝室。由于学生均来自区乡,作为既任班主任又“跨头”任两个班的语文(同时还负责学校教科室工作)的我,既要作教师,又要作他们的生活父母。山里的孩子穷,思想问题也多,不多与孩子相处,不走入孩子的心灵,是很难掌握真实情况的。我牺牲了大量的休息时间,和学生一块进行一些有益于学生身心的轻松活泼的活动,我细心地在报名册记下班里每个学生的生日,在同学不知不觉中举行各种形式多样的生日主题班会,使学生感受到了大集体的温暖,想家的同学不再那么刻骨铭心地想家了,性情孤僻,心情抑郁的同学也开朗多了。贫穷的学生家里不能及时寄来生活费是常有的事,没钱看病的也有,作为班主任的我,还得经常为学生垫付这样那样的费用,有时一个月的工资垫付完了,还得借钱用,虽说如此,但看到班上的孩子没有愁苦的神色,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还记得这样两位学生的姓名,一个是何林,一个是袁宏贵。两个学生的家里都穷。何林小时候患上了严重的哮喘,一感冒就犯,而家里又没有多少钱,每一次都是我送他到中医院去看,一方面要给他付药费,另一方面要为他送烫熬药,为这个孩子我没少花精力。这孩子成绩虽差,但很努力,一直是班上的生活委员,工作相当负责。出于感激,有一年放寒假回来,这位同学说什么也得让我收下两斤白糖,说是他父母的意思,我知道两斤白糖算不了什么,但我知道他在乡里人心中的份量,我感动地收下了。袁洪贵,一个相当踏实的孩子,学习异常刻苦,高中三年一直没发现他换过衣服,只穿单薄的衣裤,即便是冬天,仍光脚穿一双解放鞋。在学校,很少发现他买肉吃。高三一年,实在没办法了,他只好住进人家废弃不用的一间破屋子里,自己做饭吃,常在放学后到街上去捡农民丢弃的菜叶,而后拿回来做菜吃。我除了尽可能地多给他一些钱外,还常把一些肉送给他,还积极向学校争取援助,组织全班学生募捐,帮助这位同学渡过难关,让这位同学回到了学校寝室。通过大家帮助,这位同学最终圆了大学梦。在这位同学给我的一封信里,有这样几句话,我是不会忘记的,他说:“患难之时能得到您的关爱是我一生的幸运,也是我一生不断前进的动力”。其实,作为老师,我付出的只是很少的一点点,但对我的学生们来说,可能无形中就有一种莫大的力量。
  作为一名已有25年教龄的教师,无数次教育实践让我深深地懂得,学生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学习上的关心,生活上的关心,还需要心理方面的辅导。到绵竹中学后,我发现不少孩子的学习心理压力很重,他们有太多的困惑。有一位叫丰涛的同学曾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诉说过,五班一位月考失败的女同学曹西霞曾几经斗争才口头告诉我她的苦闷,先后有十五位同学利用周记向我讲述他们的心中的烦恼,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他们不愿意向不信任的人吐露心灵的秘密。表面上看,他们似乎快快乐乐,实际上他们有很多学习心理问题没有得到疏导和解决。对孩子的心理问题,我采用一般与个别相结合的方法。一方面我将自己有关中学生学习心理辅导的系列文章,印发给大家,并给他们介绍一些心理自导方法,向学生推荐一些励志和心理辅助书,另一方面通过课间与同学一块活动,或与同学闲谈,或在作文本、周记本上交流看法等形式,尽量走进学生心中,做学生的贴心人,尊重他们,信任他们,让他们亲近老师,愿意与老师交心,在进行心理教育时不进行纯理论说教,由于方式较巧,取得了一些效果。
  纵观二十五年教育实践,我体会最深的是:教育不能缺少爱。正如一位教育家所说的一句话“人生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这里的大事,就是把整个心捧出来献身教育,献给学生。这里让我将自己写给所有教育同仁的一篇短文中的几句话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如果把爱比作阳光,那么教育不能缺少阳光。对孩子而言,一个鼓励的眼神是阳光,一句宽慰的话是阳光;微笑凝视是阳光,轻抚双肩是阳光;理解是阳光,宽容是阳光,信任是阳光;循循诱导是阳光,谆谆教诲是阳光;只要我们‘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你所言所行都是阳光。给孩子阳光,成功的种子就会破土发芽,给孩子阳光,成功的花儿就会鲜艳灿烂。给孩子阳光,我们就会有阳光般的心情,阳光般的笑脸,阳光般的事业。”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邮编618200


邮箱glgzh@163.com


       glgzh2005@163.com


电话13550646445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