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的赏读三步曲(已发表)

 


龚志华


散文的赏读,从提高阅读能力着想,宜采用系统性阅读。具体分三步:


第一步,“鸟瞰式”阅读


即通读整个单元,从整体上把握单元内容要点。这一步,要力求视点高一些,视面宽一些。视点的确立,大致可从两方面来考虑,一是情感、趣味,一是个性化表达艺术。如北师大七年级版第一单元,可在通览之后定下如下阅读视点:


1本单元《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雪地贺卡》《阿长与〈山海经〉》《拣麦穗》《童年絮味》《生命》这一组散文,写出了童年生活的一些什么样的真性情、真趣味呢?想一想,编者为什么不将这一单元的主题定为“童年生活”或“童年记趣”等什么的,而定为“童年梦痕”呢?你是否认同下面观点:童年是记忆的开始,也是一个梦的符号,它代表经历沧桑后的人对纯真的缅怀,一种亲切的,带着微笑的不恋?


2、本单元这一组散文都写童年经历,却各呈异彩。除了不同的生活经历和感悟外,在艺术化表达方面各自有着怎样一些不同呢?


第二步,“理解式”阅读


 “理解式”阅读可横式、纵式展开。


就“横式”而言,这一单元各篇内容大致如下:《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先写的是鲁迅童年时的乐园——百草园:他在“观”“听”“玩”中感受到了“无限的趣味”,接着描写三味书屋中沉闷。通过“乐园”与“苦屋”的对照,肯定童趣、童心、童真。《雪地贺卡》写鲍吉尔·原野在大雪天见到一位孤单却充满爱心的小女孩给雪人的贺卡,感动之余,他代替小雪人给这位小女孩写信,让这位相信神话的的小女孩拥有了一个带有秘密的幸福的童年。这篇散文温馨感人,表达了作者对普通的同情和关爱之心的赞美。可以说,作家对小女孩秘密的尊重就是对童心的尊重。《阿长与〈山海经〉》集中写了不称职的、生性愚蠢而又迷信,可又懂得满足小孩心灵需要的长妈妈与鲁迅之间发生的故事,表现了鲁迅作为一个伟人的胸怀。《拣麦穗》写了小女孩的天真与孩子气,也写出了旧社会农村穷姑娘的幸福梦幻,还写了卖棉花糖的老汉的善良和可亲,展现了美好的人情,表研究院对淳朴、善良人性的歌颂。《童年絮味》写了作者小时候的调皮,表现了孩子的活泼和可爱。《生命》是从一个成年人的眼光来看孩子的淘气。孩子的淘气让成年人悟出了“生命是自由,不受压制,就是活着,做自己的事”的道理。


以上的横式”理解、阅读,其实质是领会作者对于生活的感悟,品尝作者用自己人生经验酿成的酒。这种理解,品味越细,越能体会其中丰富而复杂的滋味,即情、理、意、味得到启迪和美感。


纵式的阅读,指的是本着对一组散文的点滴体会,让自身所获得的散文系统读写经验像滚雪球式地逐步得到丰富与掘深。就第一单元来说,从读法上我们可尝试和总结如下阅读方法:(1)抓点(指重点、难点、困惑点)设问。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有这么一句话,百草园“不过只有一些野草,但那里却是我的乐园”。这句话看似矛盾,可作者为什么要这样说?(2)还原质疑,即通过还原找出矛盾,从而质疑。如《阿长与〈山海经〉》中,可用“阿长”这个名字作为关键词来还原、分析、思考,为什么鲁迅要用两段文字来交待阿长的名字?(3)比较思考,可文内比较,可单元内比较,还可以就课内外相关文章比较。如《童年絮味》中“整容”与”洗澡“两件事的比较;又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阿长与〈山海经〉》中长妈妈形象的比较;再如阿长工与祥林嫂的比较等等。从写作的启迪来说,《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借景显情的写法和幽默的语言风格,《雪地贺卡》诗意的表达角度与形式;《阿长与〈山海经〉》中细致传神的人物刻画以及风趣的表达;《拣麦穗》在写作上的“少形容和渲染,多叙事和对话”,《童年絮味》中词语的超常规运用。《生命》一文用理性、哲理来加强感情的广度与深度的方法,都值得借鉴。从写作的视角来说,前五篇都是从儿童自己的眼光来看儿童的生活,而最后一篇则是从一个成年人眼光来看孩子的世界。


三、“积累式”阅读


这是散文赏读的最高境界。有了理解性阅读的充分感受和理解性总结,接下来的一步就应是模仿与创造。如学了本单元后,可扣住“童年·童心”这一话题尝试下面一些表现形式:从写作形式上来说,可口头,可书面;从发表形式来说,可网络博客,可班上交流;从艺术表达来说,可诗加文,还可文加画(指相片),还可合作创建网站、网页。不管何种表现形式,都要注意三点,一是求“真”,二是求“美”,三是求“新”。

发布者

glgzh2009

绵竹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德阳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联系电话:13550646445 邮箱:glgzh@163.com 通联地址: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天河沁苑一幢四单元4楼5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