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之一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那是一片遥远的记忆,岁月的风尘将它掩埋得很深、很深,只是偶尔在心灵的底片上闪出星光点点。——题记
   (一)
   低矮的屋子
   竖着木栏的窗户透进些许光亮
   我分明地感到了母亲的失落和忧伤
   两行清泪爬上了已醒事的我(那时我五岁)的脸庞
   出大事了,深重的阴影已罩住我的家
   也不知是我眼明耳尖,独自玩耍时从教室的窗洞里瞧见了委屈的父亲
   ——他的面前立着一个草人,草人胸前挂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三个字(后不才知道是“刘少奇”)
   另一个姓罗的老师,被五花大绑,高高的个子再也挺不直腰。面前同样立着一个草人
   几个造反派嚎叫着,疯狂地喊着什么
   教室的坐位上堆耸着林立的振臂高呼的手
   这就是父亲被批斗时的场景
   我已记不清是否为我所见
   抑或是听母亲、姐姐们的描述
   不管怎样,我见着母亲憔悴的脸上闪着泪花,我懂事地趴在呆坐于床上的母亲的膝盖上,流着泪仰望着母亲
   那一天,我觉得天好暗、好暗,本来就低矮的屋子,好低、好低……